无所求行——二〇一五年行脚报告(释亲泽沙弥)

...释亲泽 沙弥2016-12-26 07:41

一心顶礼十方一切诸佛!

一心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!

一心顶礼祥恩师 !

一心顶礼藏阿阇黎!

 

    农历八月十六,出坡、过斋,一切都如往日一样祥和、平静。“今天能走吗?”亲泽正打着妄想,走廊里传来亲启师的喊声:“行脚沙弥集合了,集合了!”就这样,拉开了今年行脚乞食的帷幕。

    十八种物装三衣包,触瓶、净瓶揣兜里,不带的放进床头柜——床上、桌上、柜子干净了,背包集合。僧寮前聚集了很多送行人众。

    众人跟随着师父过来了。排班、报数、装车,大铲要先放到合适位置,装包要从后往前顺序装,这样就方便取用。细微处也要有次第。接着登车,单数上铺、双数下铺,平等不二。

    车出清凉门,绕放生池一周,车窗外,田地里已是金黄一片。亲瑞师已经在忙着发药、递水、登记编号。此位上座沙弥今年乘车终于不用“睡地铺”了。亲泽含了一片“西洋参”含片,听说是用来补充体力的,有个声音提醒亲泽:“不要再用。”亲泽拍了一下腿,可也没法了。亲泽惭愧!才出发就放逸,心散乱、谄曲,如果不能保证清醒与正念相续,行脚有多大意义?

    车上高速,平稳了些,亲泽提笔记下刚才的一切。修行上道了,心也才会稳定吧,别再像刚才那样飘忽,道理似乎是一样的。

    夜里停车时,亲泽还没完全清醒,匆忙穿鞋上厕所。排队站在比丘师父前面,这已经犯了一个大错,出来洗手时才发现念珠没有摘下来,又犯了一个大错。亲泽为此散乱心与缺少恭敬心惭愧、忏悔!如此这般,不够清醒就不能正念相续。随顺业力,习气牵缠,无明烦恼遮盖,心被境转就是这样的结果。

亲泽这颗心被折磨了一夜,明相后,再停车时,亲泽跪在亲洞师父面前忏悔。亲洞师父侧身:“不要顶礼,我没搭衣。”接着又说:“回去好好洗一洗。”再次停车时,亲泽第一时间就去把念珠过三遍水洗净,同时反思,“哪里出错了呢?”慢慢冷静下来后,亲泽发现平日里我执我慢就时隐时现,现在刚一出门就出错,是给亲泽最及时的提醒。

师父在开示里就讲过,行脚殊胜之处在于极易发现平日不容易觉察的习气毛病,那么此次也会是亲泽摧骄慢山的大好时机。说来容易,亲泽由于业障深重,不知检点,以致后来犯了又犯。亲泽在此为自己的一切不正言行、心念至心忏悔!

    第一次在车上过斋,空间有限,亲泽坐姿调整了几次。看到比丘师父们正襟危坐时,亲泽不敢再靠背了,暗自惭愧。过斋吃得满头汗水,擤鼻涕连备用纸都用上了,心不清净就是这样丑态百出,一点威仪都没有。过完斋抓紧时间去一趟厕所吧,净瓶竟然掉便池里了,捞出来洗净了心里还是不舒服很长时间,这又是亲泽心散乱造成的。

没有觉照就这么可怕,找一找原因吧,车上这一夜睡的远远超过四个小时,一下子就导致了念力不坚强,六根放逸、散乱、不正知,再加上过斋时对食物的贪求等诸多因素都是犯错的助因。细微处不注意、不加检点,当习气、妄想冒头时就难以把控了。如想不获错漏之果报,只有清净其初因,“藏六如龟,防意如城”。要有觉照力,保持时时清醒与正念,要生起感恩心与惭愧心,“如是一心中,方便勤庄严”。

    这一路上,每次停车看亲宣师父候在师父车旁,扶师父下车,稍作活动再扶师父上卫生间,亲泽顶礼赞叹!亲泽也想亲近师父、也如亲宣师父那样恭敬侍候师父。可亲泽现在还胆怯:哪有那资格啊?还是先做好自己本分事,从一点一滴修正自己的心行吧。

    车在商洛下高速。商洛不大,整洁、美丽,山上还有几座古塔,让人心生亲切感。距离今年行脚的起点不远了,比丘师父们开始整理行装。亲善师父正在收集各个座位上的垃圾,看到瓶中有没喝完的水也给喝掉,比丘师父就这样用行动教导我们这些习气还重的沙弥。亲泽惭愧忏悔!

亲善师父刚才收的垃圾中有一个药片包装,那是亲泽吃完西洋参含片的包装纸。亲泽不能只是旁观了,同沙弥师一道各自收拾自己睡过的床铺,还有伸手可及处。亲泽捡到一支牙签,一问众人都不认领,就留下来陪亲泽此次行脚吧。

    车过隧道,拐进一个废弃的砂石场,抵达了今年行脚的起点。护持居士们听从师父的安排,整理安单场地,又从车上取来两张大苫布,按照师父指定的位置和方向铺好。刚铺好苫布,龙天护法就来洒净,欢迎师父,欢迎师父所带的僧团,轻抚脸颊又不湿衣被。

大戒师们指导沙弥们把背包、鞋子等放在合理位置。亲泽所占位置是苫布一头,亲宣师父还亲自动手,教亲泽折好苫布,这样雨天也不至灌水。亲泽感恩顶礼!亲宣师父对恩师发自内心的恭敬,对沙弥们又由衷地慈悲,在寺院如此,行脚途中也如此。亲泽顶礼!

    去年行脚的终点是今年行脚的起点,那么今生的终点,也是来生的起点吧?亲泽该如何行止,走好今生之路?亲泽心里波动,摸不着边际,但坚信因果不昧。

     师父等大家都坐好了,就吩咐写日记、诵咒,尤其是第一次参加行脚的沙弥,要求务必要今日事今日毕。

    王居士过来给师父按摩。还有曹居士等很多居士已经忙了一路。筹备行脚所需,开车、做斋饭、组织行堂……你看,这会儿又去准备开水了,给师父们御寒。凡此种种,不但今年、去年,多年来一直如此。难怪师父开示说:“行脚不单纯是几个人的行脚,是信众的行脚,是众生的行脚,必将同得行脚的法益与功德福报。”

    夜幕降临了,啾啾虫鸣传入耳畔,异常悦耳,与外面路上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疾驶声形成强烈反差。就如师父在《古道清凉》歌词里描述的一样:人生正邪之间,只是一线相悬;仿佛遥远,其实不远。

    亲宣师父打着手电巡查一圈回来:“夜里上厕所要走山的一侧,另一侧都是陡坡。”亲洞师父通告:“晚间上厕所要两人以上才行,不可单独行动。”七点半左右,师父慈悲发话:“大家累了,可以休息了。”亲藏阿阇黎接着说:“可以铺睡袋了。”

    围拥在师父身旁的比丘师父们都回到自己的位置。亲一师父忙着发热贴,亲瑞师又过来挨个提醒沙弥们:“入睡前可将不必要的物品收拾好放包里,早晨起床时间会很紧张。”上座沙弥这一善举一路上都伴着亲泽,才少了很多“措手不及”。感恩随喜!

    亲泽铺好睡袋,没有睡意,钻进睡袋,盘腿也不怕着凉了。享受此刻的宁静吧!刚刚去方便一下,也是熟悉下路径,手电不太亮,勉强照路,写日记亮度就足够了。看师父休息了,众人也陆续休息。比丘师父们已养成习惯,无论是过斋还是寝息等事,都不会先师,这样才慢慢长养恭敬心。而恩师则处处、时时照顾着众弟子。

    夜里师父起夜,有时亲藏阿阇黎起身服侍。恩师开示里也提到过,在寺院时,有时师父一晚上起夜好几次,阿阇黎每次都会提前起来站在床边,服侍好,等盖好被子后自己再睡。最难得的是多年如一日,始终如一。亲泽暗自顶礼!

    快两点时,亲泽习惯性起来,有些失念,手电又不亮,竟然踩上粪便,用沙土和草多蹭了一会儿。洗手、漱口念偈时才想起,刚起床时忘了念偈咒,这才有此失。补上吧——早觉:睡眠始寤,当愿众生,一切智觉,周顾十方。下单:从朝寅旦直至暮,一切众生自回护;若于足下丧其形,愿汝即时生净土。唵 逸帝律尼娑诃。行步不伤虫:若举于足,当愿众生,出生死海,具众善法。唵 地利日利娑诃。

    亲泽猛然醒悟:《毗尼日用》并非单为束缚身心,而是保护身心,是提示督促身心。要时时保持正知、正见,时时清醒,不失念,也可以说是整束或检束身心。难怪称为“香乳记”。要想严净毗尼,务必从一点一滴做起,也必从中得大法益,切须注意的是:“纸上谈兵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

    亲洞师父喊起床时,已是三点整。由于睡前得到亲瑞师的指点,东西多已收拾妥当:睡袋、三衣包、观音斗、绳床垫次序包装,净瓶在小褂兜里,笔、本放在大褂兜里,这样背上包、拿手电就排队了。亲地师又帮亲泽挂上了安全警示灯,感恩!

快速过路,终于看清隧道的名字,麻街岭隧道。去年行脚结束点,也是今年行脚起始点。让僧众睡了一个安稳觉、守护了一天的龙天护法又来洒净护行。亲泽和南赞叹!

    行脚刚开始,师父走得慢一些,这就是恩师良苦用心处。在路上,亲深师的脚就扭伤了,虽然有外擦药的帮助,一只脚的脚背也是淤血青肿。恩师一定知道了此事,才会走得慢一些。顶礼恩师!早上这一程下来,亲深师说脚伤并无大碍。“见疾病人,当愿众生,知身空寂,离乖诤法。唵 室哩多 室哩多 军咤利娑婆诃。”

    恩师遵佛遗教,严谨持戒,平等不二,教化一切,广播佛种,宁舍身命,护戒兴教,为了佛法长久住世而逆着漩涡旋转,这才有了今天的大悲寺,有了现今社会对大悲寺不捉金钱的赞叹与认可,有了二十多年头陀行脚的正法种子已经发芽的可喜现象,而亲泽也得以值遇这千载难逢的殊胜因缘,随师行脚。顶礼恩师!

师父处处为众生着想,比丘师父们在师父的教诲下,也都是为常住着想,为他人着想,为和合共修着想。亲晟师父有一次给亲泽开示说:“以后要小心,不要着住于某法上,曾经的所谓长处、优势等都有可能使我们着住于此,这样会障碍道业。只有处处为僧团着想,为常住着想,为共修着想,才有可能不住于此。”顶礼亲晟师父!

    亲泽此刻又是什么心性呢?就因为总是执取有我,慢心深重,此次行脚亲泽可以说为此自找罪受。行脚要求每天最少十遍楞严咒。早晨一上路,大家就开始诵咒摄心,自然减轻长时间负重行走的压迫感。亲泽不会诵咒,又总给自己找借口,现在只有默默忍受了。

停下休息时,大家或者精进用功,或者围坐师父身旁畅饮甘露法语,这时亲泽却要多耗时间,完成十遍楞严咒任务,又因为不是主动行为而妄念纷飞。不敢说功德福报全无,也必大打折扣,所剩无几。又拿什么回向众生,回报众生?亲泽只有惭愧忏悔了!

    过斋后没停留,背包即走,有居士请法,师父也只简短开示。市区内可供休息处不好找,师父领我们也是走一走,停一停,辗转找到一处河床边待开发空地才休息。比丘师父们围拥着恩师,亲泽心想恩师一定在讲解行脚是如何行止,如何摄心,如何度众,又如何在实践中处处与法相应。因为师父总是随机开示,亲泽心里充满了羡慕与向往,从心里领略着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;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的意境。

    坐了一会儿,有些昏沉,就下座沿岸边走几步。抬头看到河对岸的高档居民区,亲泽的思绪一下子飘回从前,竟做起了城市规划:又是先期的网管建设,又是企业与银行的合作,又是工程项目的招投标等。豁然一惊,慢心如此迅猛,亲泽一点儿定力也没有,境风一动,就随之而转。

赶紧回座,诸沙弥师都正襟端坐,原来都未昏沉。方才只为一念有“我”,就慢心泛滥,真应了那句话:“我慢高山,不留德水。”又怎样用心践行“无所求”?行脚出发前,亲泽已经决定此次行脚应为“无所求行”。无论何时、何地、何事,都要以“无所求为目的”。牢记师父开示所说:“要行无所求行,无所求才能无所住。”而刚才一念有“我”就堕慢坑。有“我”就有所求,也可以说有所求就是因为心里还有一个“我”在。有“我”就心有挂碍,就有恐怖,就不能远离颠倒梦想。六祖大师说:“有我罪即生,亡功福无比。”亲泽惭愧!至心忏悔!

    十八日早上的一场雨实在清凉,打着伞也只能挡住头、脸,龙天护法洒净真用心啊!止单时又下雨。护持居士来整理苫布,亲泽随口说:“没事儿,下不起来。”结果雨一直不停,护持居士顶着雨在苫布周围压上石块。洒净的是护法,护持的也是护法。亲泽刚才心不诚竟造口业,犯妄语,惭愧忏悔!师父开示讲:“不究竟的话不要讲。”

    夜里风大,零点被风吹醒,空气格外清新。天上云被撕成一条条、一块块,像极了百衲衣。不知是哪位菩萨的杰作?两点多,被冻醒的沙弥师忙着添衣服,动作还不能过大。这时夜如白昼,月光清亮,星光耀眼,云已被吹得无影无踪。

三点上路,也伴着寒风相送,体验一次行云流水的感觉。一口气走了十多里,步伐快了很多,可还是驱不散寒意。亲泽妄念刚起:不要停吧。恩师立刻下令放包休息,一下子打碎了亲泽的妄想。顶礼恩师!

这是一片在建工地,堆放着建筑垃圾,是在城区中难得的可供休息处。维那亲宣师父告诉大家,把大氅拿出来披上,不是停一下就走。亲泽终于体验了一次“露地坐”。亲泽一心向往十二头陀支:弊纳衣、但三衣、常乞食、次第乞食、一食法、节量食、中后不得饮浆、阿兰若处、冢间住、树下止、露地坐、但坐不卧。

恩师不放过任何锻炼弟子的时机。亲泽这次冻透了,全身冰冷,冷到心里,又冷到外面,嘴唇直打颤。从黑夜盼到天明,脑袋都冻木了,大风没有一点止息之意。这让亲泽想起来当年恩师磨炼自身意志力的行止。在五台山碧山寺,恩师坚持经行,坚持直心、不分别,双脚几乎就没干过,那种潮冷不是现在这种短暂寒冷可以比的,更不是凡人可以做到的。

还有恩师在本溪甬子峪闭关期间,为了坚守戒行,东北寒冬,在无人居住的山上,木材没挑虫,师父就不让烧炕,最后连雨衣都用上盖在身上了,只剩下心窝那块儿碗口大小一点热乎的地方。恩师当年就是如此持戒,也是如此成就法身慧命。现在恩师也如当初成就自己法身一般,利用并创造各种机缘来成就弟子们。

    亲藏阿阇黎说:“比东北还冷。”师父陪弟子们一块儿挨冻。顶礼恩师!过斋时,师父又让弟子们避风晒太阳,缓解一下夜里延及清晨的寒苦。而师父是不能晒太阳的,亲泽就没想到拿伞给师父遮一遮阳光。亲泽不孝!向师父至心忏悔!

    一夜没下雨,亲地师、亲深师也就坐着睡了一夜,随喜赞叹!三点整,亲洞师父刚一喊“起来了”,居士们竟一下子出现在眼前,拎来开水供僧众取暖。上路了,他们又忙前忙后,照应着行脚队伍的安全。你看,拍摄的居士看到亲洞师父没挂安全警示灯,立刻拿来了一个给亲洞师父挂上。天上群星闪烁,地上几十米长的队伍闪闪小红灯,井然前行。

     第一程走了一小时左右,身体也暖一些了,师父就吩咐放包打坐。在何种情况下都别忘了用心办道。这一坐,出明相后才上路。这是恩师在开示、在讲法啊。黎明前的黑暗,也是事故多发时,避免危险,理应如此。无论世出世间都是这样。亲泽一想到师父的慈悲,崇敬心一生起,也不那么冷了,还有一股暖暖的感觉。

    今天乞食虽然空钵,亲泽也没有丝毫沮丧情绪,对师父生起的崇敬心在这一天中都给亲泽莫大的力量。顶礼恩师!

过完斋觅地休息,诵第一遍楞严咒,又落雨点儿了。亲泽有点动念:“师父啊,让弟子一次诵完吧。”想加快速度,却业力难挡,昏沉、散乱、放逸都来凑趣。听师父的话“咬牙”,亲泽断断续续诵完咒,回向毕,这下可以歇一会儿。刚坐下,那边亲洞师父喊:“准备了。”这就是师父的法,满你愿后,还不让你放逸。顶礼恩师!

    接下来的一段距离不短,太阳已经落山,肩部的疼痛已经引起心里的烦恼。师父没有停步,只有跟着前行。忽然,亲泽笑了:十二头陀支的阿兰若处,闲静处,又称无诤处,明知恩师时时在讲法,怎么就转不过念呢?怎么就不往法上会呢?这一夜没用苫布,没有塑料袋、没有大氅,也没太冷,看来这个身体对外在环境的变化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。执着于曾经、过去,执着于“有我”,就会产生分别妄想,形成挂碍,还以为理所应当,这就是烦恼习气,也是垢浊。

    三点起床出发,亲泽看到苫布放在一旁,欲言又止。提醒自己照顾脚下,把心安住于当下。依教奉行、照顾大局、为他人着想、听话不讲理、为众服务,这都是“安住当下”、“照顾脚下”。

过斋地在一绿化公园,园内还有荷塘。“出污泥而不染”一直是世间法和出世间法都推崇的品德。师父一安排好位置,沙弥师就忙着平整地面。“别扔,别扔!”师父说,“轻点放,草丛下面有众生都给砸死了。”心佛众生,三无差别。

龙天护法天天洒净,感受各异。“三十三天雨摩尼,阎浮提中雨清水,阿修罗宫雨刀杖。”亲泽只有做甘露想,心胸也就停在这个层面。当一个人心如虚空,无不包容时,才会从内心觉受到心、佛、众生三无差别,也是恩师常说的平等不二。

护持居士拿手机过来给师父看,听说有人偷拍,在网上已经有了此次行脚的一些画面与说词,大家发表各自见解,师父一句话都没说。“色类自有道,各不相妨恼……若真修道人,不见世间过,若见他人非,自非却是左;他非我不非,我非自有过,但自却非心,打除烦恼破……”

    有人来钓鱼,放下楞严咒,诵准提咒吧:“稽首皈依苏悉帝,头面顶礼七俱胝,我今称赞大准提,唯愿慈悲垂加护。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,俱胝喃,怛姪他,唵,折戾主戾,准提娑婆诃。”有沙弥师去劝说钓鱼者,被亲洞师父加持:“和尚在这儿,阿阇黎在这儿,执事人在这儿,维那在这儿,比丘师父们在这儿,他还来钓鱼。如果一个小沙弥能劝说得了,他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 昨天,师父在那边开示,这边却说个不停,被罚写忏悔;今天又有沙弥被罚写忏悔,罚的是别人吗?罚的是亲泽。亲泽应惭愧忏悔,这些问题亲泽身上都有,只是此次有人代劳了。君臣、父子、尊卑、次第不可一时或忘,要了知实相,这都是修行入头处。在师父身边,每时每刻都游弋于法的海洋中,耳听、目见、著衣、吃饭,以致呼吸的都是法语甘露。

    一只蚂蚁爬到脸上,赶紧给做三皈依,随缘消旧业,行抱冤行,感恩蚂蚁。等蚂蚁爬到嘴唇时却忍不住了,一口气喷落地上,蚂蚁被摔得够呛。后来亲泽含一粒含片,嘴唇被划破,流了半天血。亲泽惭愧忏悔!师父说:“一切外境都是来成就你的,就看你如何用心。”

在本溪甬子峪时,师父有一次下山办事后,在返回时,被一个人骂,还说是骗子。师父坚信这是来帮助自己的,不放弃从内心寻找,最后终于想起下山时对性空比丘说“三天返回”之语。然后急行几十里山路,半夜十二点前赶回到山上,避免一次“妄语”。累是一定的,但清凉,也只有自己体会得到。师父就是如此轻重等持,就是如此随境安心。

    与雨结缘,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安单之地,居士们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搭建了一座“临时厕所”,解决了市区安单的大问题。道路两旁都是移栽的银杏树,直径二十厘米左右,树龄也差不多二十年吧。师父说持戒二十年也刚起步,数字竟如此巧合。此树种,千年树龄的也不少见,古称“化石树”,浑身是宝,就是叶子也能治疗某种心脏病状。今天也是来说法的吧?它对环境适应性极强,生长平稳而坚定,符合佛所言说:“缓急得中,道不失矣。”也难怪祖师大德说:“青青翠竹,皆是法身。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。”亲泽虽然尚未明了觉知实相,但也不敢再怀疑祖师的话头了。

    沙弥师安排了值夜,两人一组,一小时替班。亲泽零点起来值夜,月亮偶尔露一下脸,恐怕早就看到了亲泽的窘态。雨停了,身上虽说湿冷,但已经没有了沮丧,只是心里稍有不安,心随境转。“假借四大以为身,心本无生因境有。前境若无心亦无,罪福如幻起亦灭。”昨天过斋吃到了空心菜,以前只在广东吃过,有点意外。莫非也来说法:“行脚也是选佛路,铸就心空及第归。”亲泽惭愧!心里塞满了妄想执着,生起诸多事端,还敢如此大言不惭。

    这几天过斋主食只吃初食,一块饼、一个馒头,再加上桌面小食,一块月饼。早晨多走了一些路,腹中一空,腰带能塞下两拳了。有一段路,肩部感觉沉重异常,可是接着就有了戏剧性转变,注意力集中在腹部的轻微疼痛上,有一阵儿竟忘记了肩部的压力。这一切表象换着花样登台表演,蛮有意思。亲泽想看一看接下来又有什么?昨天结斋时师父就说了一句:“怎么不盖钵?没吃饱吗?没吃饱也没法了。”恩师早就知道亲泽这点伎俩。

    居士请法时赞叹恩师:“师父,您来生一定会成佛的。”恩师瞅一眼:“燃灯佛时,世尊还是菩萨,布发掩泥,得燃灯佛授记:‘汝于来世,当得做佛,号释迦牟尼。’这一世多长?四大阿僧祇劫加十万大劫。所以说呀,学佛人说话一定要究竟。要小心谨慎,不要打妄语。”

“大乘,什么叫大乘?无我即是大乘,有我即小乘。经典既要看,也要以无我心时时空相,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。放生、护生,尽心尽力就可以了。当年,目犍连想救五百释迦族人,多大神通啊,送到了天上都躲不掉,下来还是化为血水。业力难敌,尽心力就行了。妄想心重,守住戒律,妄想就少了。当无我的时候,才会发现自性,这才是发现真我。开悟就是发现真我,看到本性。不分别就是无念,无念才是观心,也从少打妄想开始。”

今年行脚,亲泽有幸如此近距离听恩师开示,记的不全,仅是尽力记住了一部分。拿出奉献大家,普愿同沾法雨!顶礼恩师!

    就如师父所说,妄想习气不可小视。亲泽方才还捂着肚子下坡,现在过完斋,挺胸上坡,又找不到一点刚才那样疼痛的痕迹。一切唯心造,一切都是虚妄的,只看如何用心。

    道路两边,都是二三层小楼,奇怪的是很多都大门紧锁。有几个小孩在奔跑、打闹、玩耍。他们用陕西味的普通话喊:“嘿,和尚!嘿,和尚!”就这一句“嘿,和尚”,相信他们心里已经种下了僧人行脚的形象。不知他们会不会像阿姜查尊者小时候那样,同小朋友扮演和尚,接受供养并赐福于人。亲泽祝福并随喜他们,祝愿他们这颗佛种早日生根、开花、结果,亲泽愿随缘全力护助!和南! 

    亲泽二〇一二年来到大悲寺受三皈依,才算是听闻到了佛法,看到了佛行,也从心里找到了佛指引的方向。逐渐了解到现在社会之所以被称为末法时代,不是法末了,而是人末了;是人们越来越盲目无知,只追求眼前贪欲的满足,这才导致了“末法时代”。恩师带领僧团就是要“逆着漩涡旋转”,秉承佛之遗教,坚持行持佛戒律,为世界播撒正法的种子,给众生以希望,给未来以希望,也必将收获正法久住的果实。

亲泽承蒙恩师收留、剃度,一定会紧随恩师,秉承师诲,以感教苍生为己任、依教奉行为准则、无所求为目的、以佛戒律为根基,惠泽苍生,广度有情。亲泽由衷希望能得承并传播恩师的戒法,更愿全身心依法行持,不负此身,亦不负此生。

    今天乞食亲泽很紧张,乞食像是哀求,字是挤出来的,自己也觉得很不威仪。亲宣师父向对方说:“出家人不要钱,不可以摸钱。”施主立刻回屋取食物布施。人们对于不要钱是认可的,对钱不执着了,也就不太被钱困扰了;放下了,也就清净了。“佛法在世间,不离世间觉。离世觅菩提,恰如求兔角。”不要钱乞食,就能乞到佛法。

“信仰为种子,苦行为甘露;行为得体,言语谨慎,饮食有节。”师父从细微处引导着弟子们,行走、停止、过斋、休息、安单等都要谨慎、认真、真诚。次第井然,威仪自生。有一首西班牙童谣:“失了一颗铁钉,掉了一只蹄铁,折了一匹战马,损了一位将军,输了一场战争,亡了一个国家。”一个国家的灭亡竟始源于丢失一颗铁钉。修行路上都是小事儿,也没有小事儿。

     曾经看到一个影片:一只小丑鱼因任性顽皮、胆小好奇而落入网中,在遍历无常,费劲周折,竭尽心智后,得助缘终于回归大海,也可以说回归本性之海。影片发人深思,其中有这样一个片段:一种鱼类,像是沙丁鱼,个体弱小,总为其他物类所食——真替它们担心。但它们群居时却展现了一项特殊本领:群体可以瞬间转换形态,遇到海豹就变成鲨鱼,遇到鲨鱼就变成鲸,凡此种种,把天敌吓走,得以保存生命。这种智慧非亲泽能测。直至看到七佛传法偈:“身如聚沫心如风;假借四大以为身。”才略有醒悟。

恩师教导说:“真的无我时,才能发现真我,才能见本性。”“无我是大智慧。”大家都看过小蚂蚁吧,在灾难面前是如何面对的呢?它们遇到火灾、水灾会整体抱成一大团,翻滚而越苦海。虽然部分个体献出了生命,但族群得以延续,这就是小蚂蚁的大智慧。

    师父总是教导弟子们要无我相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,师父的法是无所不在的,师父总是随机说法。你看,第一次乞食,多数都空钵,而阿阇黎却满钵而回,向大众表法:佛法不可外观,但行持,莫迟疑。这时师父在那儿只有微笑。“若见空钵,当愿众生,究竟清净,空无烦恼。”“若见满钵,当愿众生,具足盛满,一切善法。”顶礼恩师!顶礼阿阇黎!

    加油站边安单,细沙碎石,平整洁净,还有公厕可用,难得。一颗颗星,一眨一眨露出面容,转眼间密布天空。夜静静的,虫鸣声都不大,显得小心拘谨,不想影响僧人休息,只有偶尔经过的机动车呼啸来去。亲泽盘腿坐下,不想早睡,食与睡目前还是自己关注的重点。时时检点,要有节制。出来几天了,腿都要盘不住了,看来松懈不得,一切皆有因,没有偶然,没有侥幸。九点半:“以时寝息,当愿众生,身得安隐,心无动乱。”天上星竟一颗不见,似乎躲在云层后睡着了,空气凝滞了一般,暖暖的、平静祥和。一路行来,这一刻找不到丝毫秋的寒意。

两点醒来,空气依然温暖、干燥,没有露水,营地很静。亲泽翻一下身又睡着了,被习气烦恼欺骗了。还是不能让你太舒适。亲泽惭愧忏悔!

   早晨第一段路走得都长一点儿,休息地是一大块空地。公路对面密布着村居,对面山腰间悬空两座铁轨桥,隔很长时间才过一辆火车。月亮时隐时现,龙天护法又来洒净了。方才还暖暖的空气一下子被阴雨夺走了。打开伞,空间一下子局促起来,雨水都淋在邻单的包上、大褂上、观音斗上。对面山顶瞬间被云雾包围,有些变幻,仙境一般;云雾散去时雨也小些,云雾重聚时雨又密集,左右两边的山尖却无这般景致。

   师父说难得遇到这么大的过斋场地,原地休息。耳边传来阵阵在路上急驶而过的汽车声,夹杂着雨水从地面溅起的声音。雨天路上危险的画面闪现脑海。鞋湿了,大褂潮湿了,居士请法,拿给他们的绳床垫也没有干的了。坐了一早上,村民越围越多,还有共识:“这是一些出家人,在此歇息。”

   “风雨雪闹增定力”,师父这种实践教学让弟子更深刻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实践也是磨炼意志的最佳良方。雨越下越大,静坐雨中的几个小时,已经对居民有了不小的触动,雨中过斋将更是一场摄受。龙天护法制造如此殊胜因缘,原来是与恩师共同导演的一幕。

过斋时雨也下得最大,而结斋那一刻,这场雨就戛然而止,太阳随即露出笑脸。原来它一直在旁观,也是幕后策划者吧。僧众、护持居士还有本地村民各有感触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    过完斋即刻上路,村民有的领着小孩,有的抱着小孩随行很远,还不时向路旁的村民讲述着他们的感受。路口聚了很多人,有人问:“后面这两人是做什么的?”这时亲洞师父大声喊:“大铲!”亲慎、亲泽快速走过去,把地面上被轧扁的螳螂埋在路边空地上。不远处一只蜻蜓,亲慎、亲泽重复着上述动作,心里默诵往生咒。这就是给村民的回答。

    雨停了,走得很快。到一个隧道口,上书“武关”。师父带领僧团没过隧道,拐入河滩。河滩两边峭壁耸立,树木挺拔,真有万夫不当之勇。涧水不深,水流却很大,清湛湍急。“若见流水,当愿众生,得善意欲,洗除惑垢。南无欢喜庄严王佛,南无宝髻如来,南无无量胜王佛。唵,博悉婆罗牟尼娑婆诃。”“若见大河,当愿众生,得预法流,入佛智海。”“若见桥道,当愿众生,广度一切,犹如桥梁。”

     师父吩咐抓紧时间剃头,大家迅速行动起来。涧水清冽,河道上的石块都没了棱角,水中没见到游鱼,少了一份担心。越发佩服师父的智慧。师父正在教导弟子:“找好角度,一刀到底,又快又好。”亲泽谢绝了亲启师、亲忆师——不想错过在溪涧中磨炼的机缘,走到师父的下游,蹲立于湍急水中石上,能成中流砥柱吗?自己事,自己了吧!

    又下雨了,师父让大家进入苫布。今日亲泽不知哪根神经错乱,竟也插嘴闲谈,还不忘吹嘘自己的曾经。如此愚痴我慢,执着于过去,烦恼何时除灭?想表达时,就是有所求心生起之时、攀缘心生起之时、谄曲心生起之时、分别心生起之时,也是烦恼无明生起之时、生死轮回生起之时。师父在《沙弥律仪》中开示说:“慢心不除,生死不可出。”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泥上偶尔留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。”人生也就是一次行脚吧!

    两点起身打坐,湍急的涧水似瀑布般冲溅、飞泻。只闻其声,不见踪影。不同于平日的梵呗庄严,却也舒缓心神。三点,师父吩咐原地打坐。接着打坐,这一支香有点轻安舒适。上路了,鞋子湿湿的,行装湿湿的,拎在手里坠坠的,肩上又觉得轻松自在,没有烦恼杂念。

    过武关隧道,又坐一支香。天边泛白,白云很快被染成一朵朵鲜花,又一片片散去,蓝天丽日让人神清气爽。就这样的早晨,亲泽却大煞风景。看见排水沟里有垃圾,亲泽开口就说:“就这样扔垃圾?”跳下捡起。反正要去做,而且必须做,为什么要多一句嘴呢?慢心、谄曲心尽显无遗。我们就应该随时去除心垢,去除习气,去除烦恼无明等法尘,就应该保持排污通道的畅通无阻。而所起的慢心、谄曲心、分别心却在自设障碍,遮蔽通路。

行脚就是行心道,心道不行何谈行脚?乞食是去我执、除烦恼、破无明,是放下,这才是“行脚乞食”。亲泽却心生杂草,垢结沉积,我执障重,慢心如山。其实人生本无大事可言,都是一点点微尘集聚成山,小事不觉,终成大患。

祖师大德言:“不怕念起,只恐觉迟。”意即在此。此次行脚乞食,亲泽非但没放下什么,还觉得有所收获,而此有所得心就是源于有所求,源于分别心,就会有所住而有所障碍。亲泽惭愧忏悔!捡拾垃圾的实相是清除心里垢染,而对此所起不正言念,又成了小熊掰苞米,扔一根又捡一穗,并未减少,反成壅塞。

   一路行来,有如回到了大连滨海路,耳边只闻涧水声,如瀑布叮咚。不知名的鸟儿一路赞歌,宛转悠扬,没有秦腔的粗犷,却展示着似江南水乡的柔美之感。它们以主人的身份欢迎远来贵客,热忱与欢悦之情尽显无遗。忽然鸦雀无声,显然来了家长:“安静些,别打扰人家,乱了礼数。”亲泽听起来颇受用,也感惊讶。也只有像恩师那样,以众生心为心时,才能真正听懂它们的心语吧。它们一路相伴,似解人意,后面鸟鸣声又起,抑扬相和,比曾经到过的鸟语林不知美幻绝伦了多少倍。

    恩师选在这样的河滩过斋,涧水不宽,二三十米吧,涧水对面峭壁如削,说猿猴难登不为过,河涧中央几处浅滩露出水面,相映成趣。以恩师为中心,扇形围坐。背邻的涧水环抱着公路上不多的几处村居。越聚越多的村民围拢了过来。听到小孩子口中“和尚、和尚”的称呼,心里生起一股自豪感。希望他们有机缘像亲泽一样,早日得遇明师,不枉此生。

     过完斋,师父向河边走去,一只小黄狗犹豫着不敢过河。也不知师父如何与之交流,只见小狗频频回头瞅师父,慢慢踏入水中,向对岸走去。亲泽停止刷牙,注视着眼前这一幕,随时准备救小狗。奇迹发生了,小狗平安过了河,师父也拄着拐杖往回走。师父在亲泽这儿停了一下,亲泽赶紧跪下,放下钵,顶礼,心中孺慕。恩师小声说:“准备走吧,这里太暴露了。”

    亲善师父在这儿也有收获,像是又看中了几块“奇石”。亲善师父的背包比我们的都重了很多,看他背起来又是那么的轻松,一甩就上肩了,大步经行亲泽都有点跟不上。一切取决于心。“人为善,福虽未至,祸已远离。”这句话放在这儿比较恰当。

亲藏阿阇黎一只手拎香炉,还要过来用另一只手帮助动作慢的沙弥整理行装;而亲洞师父背着包陪着恩师已经等半天了。“怎么就跟不上师父的节奏呢?”亲泽有点着急。恭敬心!法从恭敬中得。

    师父有什么吩咐,多数都由亲洞师父来传达。一路上亲洞师父就走在队伍的外侧,照顾整个队伍的行止。一会儿上前几步,候师所需并照应比丘师父们的状况;一会儿略停,等队伍跟上;或退后几步,还要时时注意路上的众生,招呼拿大铲的沙弥及时处理。

每次行脚亲洞师父都要多走很多路程,如果有需要,背着重包,几十米长的队伍,亲洞师父会唰唰几个大步就超过去。严峻的表情有时也难掩慈和的胸怀。亲洞师父已经跟师父行脚九年,多年来都是亲洞师父置自身于险地,而护持着整个行脚队伍的全程安全。前天剃头时,亲洞师父滑了一跤,这两天依旧大步流星,看来全无大碍。亲泽顶礼赞叹!

    亲泽又遇到麻烦了,而且是自己制造的麻烦:小红灯丢了一颗螺母。有一天行进途中真就看到一个,因为手拿大铲就没捡。就从这一刻起,亲泽这颗心就看不住了,眼睛紧盯地面,终于捡到一个螺母,像是有点大,又看到一个螺栓,没捡。过去一段路才想起可能与捡到的螺母配套。错过了才知错过了,没有什么可以重来,照顾脚下,把握当下,学会珍惜。

这一段路似乎不近,并不是道路长短,是心有所求,心有挂碍了,烦恼就来了。心里不安宁,不停地变换背包的姿势,也难消烦躁情绪。一想到心有所求时,亲泽方有警觉,紧急刹车,再遇到任何外缘也不敢稍作松懈。安单时把小红灯缝在包上,松了一口气,放下了,才清净了。

    再出发,师父已选好了安单之处。一路向上,一座巨石建筑耸立前方。难得如此殊胜,师父领我们上了巨石建筑,还有一个平台,差不多近三十米长,六七米宽,正适合安单。恩师的智慧又一次折服了亲泽,让亲泽觉得每天都是一个奇迹,所看过的各类传奇情节都无法相比。

    头顶上方,一抹抹艳丽的红霞取代了这几天的阴云密雨。平台有近六七米高,护持居士拿来警戒带,隔两米左右架上树枝,挂上小红灯。

    师父说:“今天不铺苫布,铺绳床垫,就这样睡吧。我那个时候就一件大褂,也过来了。后来捡了一块塑料布,还都是窟窿。”亲泽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。“我如良医,知病说药,服与不服,非医咎也。又如善导,导人善道,闻之不行,非导过也。”世尊如是说,恩师严谨持戒,亦如是行持。

亲泽有幸可以暗自效仿:行脚至今不用塑料布,不用大氅,不追随舒适安逸。反观那都是妄想习气而已。一切外境本是助道因缘,不应空过。错过良机,本来二十年、五十年可成就之道业,一念之差,可能五万年也难达彼岸。错失此生得遇大善知识之殊胜因缘,一失人身,万劫不复,中间堕驴胎、马腹、剑树、油锅恐难免离。

    世尊“十二头陀支”只讲衣食住行,恩师所制大悲寺“八项规约”也只讲衣食住行,亲泽在饮食方面却屡遭挫败:虽然能坚持主食吃初食,但桌面小食的诱惑还是放不下,显得吃相急促,威仪不足。过斋饮食的不节制,明显是恭敬心不够,感恩心不够,惭愧心不够,亲泽虚消信施,惭愧忏悔!

    还未走出山口,弯月已经升上山巅。行一程打坐,弯月守护,也如入定一般。五点稍过,仔细再看,弯月缓缓往上爬,下面坠着的一颗明星闯入眼帘。亲泽第一次看到启明星随月亮升起,不即不离,不急不缓,像有一只隐形巨手,轻轻捏起一串挂链,想供养“师父”佩戴。师父一直不为所动,众星陆续隐没,它们也渐行渐远。

    乞食过斋在十里堡。过完斋师父忽然提到某居士,也提到亲融师父。师父的慈父之情——家长总是惦念不在身边的孩子们,我们这些孩子们何时能这般惦念家长啊!

就一天,月牙又瘦一圈,这次悬垂在启明星下面,清凉、柔和,越来越透明,尖端的锋刃也平滑、圆润很多。月亮也在讲述着生住异灭吧!

    师父脚上已经起泡了,脚步却明显加快,休息时还问弟子:“这速度还行吧?”七点三十分进入河南界,豫边。路上立刻多了灰尘,路两旁很多大车在加水,地面上满是煤渣混合着的泥水,踏泥而行。

从秦岭一路行来,这是否就是当年竺法兰、迦叶摩腾二尊者白马驮经所行之路?达摩祖师只履西归,从嵩山至葱岭,是否也走此路?此时恩师带领僧团,行二时头陀再走此路,正是踏着祖师之行迹,重走取经路。希望佛法再次复兴,重现“白马驮经”、“龙门凿窟”之盛况。

乞食重新分组。仰慕已久的亲藏阿阇黎给亲泽上了重要一课:依教奉行。师父交待之事为第一要务,提前十五分钟往回走,路过很多家也不做丝毫停留,知量知足,缓缓不滞,行止从容,威仪庠序。

   师父的脚上原来的水泡旁又起一个水泡,恩师放慢了脚步。此次在外行脚,师父接电话时总是回答身体没问题。其实师父身上有多种疾病,师父自己也称自己“十不全”。世尊当时不也头痛三日吗?这都是示现。

    师父时时处处在讲法,在讲“心、佛、众生三无差别”。行脚师父走在最前面,大家休息时,师父还要给居士开示。有电话打进来,师父又要及时处理各种事情:寺院建设、僧团的和合、弟子们的衣食住行,也包括老、病、死、救生、放生、护生、度生,就是居士的身后事也在师父的慧眼中。就说剃头那天,亲泽在苫布里写日记,外面雨声伴着涧水声。师父的声音由远而近:“亲一,给亲藏拿药,拿那个止咳露。”亲一师父:“是咳特灵吧?”师父:“是咳特灵。好了,你别动了,别出来了,我喊亲瑞。”慈悲的恩师在弟子们都休息了,他还冒雨为弟子亲自去问病与药。从师父身上,亲泽看到了“称法行”。

    安单了,亲一师父处理完大戒师那边的事情,接着又询问每一位沙弥:“脚起泡了没有?”“要不要喷云南白药?”还要亮一亮手中喷剂,又加了一句:“出坡多了,脚都没事。”这又成了亲一师父接下来每一天的必修功课。

    亲泽睡落枕了,头无法转动,用两只手托着才敢一点一点慢慢躺下,也只能一个姿势。想起阿姜查尊者,如果为法,在修道时死去,那就让亲泽死吧,总好于造作恶业。煎熬到两点,起来打坐稍好一点。上路时,背包有点艰难,路上居士请法,队伍停下,借机向亲一师父汇报。亲洞师父手劲真大,亲泽怕疼,不敢再让亲洞师父按了。亲湛师父拿出伤痛喷剂,亲一师父给亲泽揉了又揉。一会儿,亲藏阿阇黎、亲晟师父也来过问,亲泽忏悔!给僧团添麻烦。脖颈僵直,不敢转头,吞咽唾液脖筋都疼,还是心理问题。

亲泽二〇一三年才发心时,有一天晚上右牙槽疼痛难忍,咬着一片扑热息痛挨过了一夜。这两年多中间虽有插曲,也都过来了。它会不时提醒:“放下吧!看着是你的一部分,其实不属于你。”这次行脚的前几天,牙突然掉了,是在一天过完斋刷牙时掉的。亲泽想到达摩祖师当年掉落两颗门牙吞到肚子里,亲泽这一颗大牙况且受于父母,也吞进肚里。为此事担心破了日中一食,还向亲晟师父忏悔。

实则最后这几个月,它活动大了,亲泽都盼着它早点掉,两年多,已经习惯了一侧嚼食,它这时候不但没用了,有时不小心咯一下还挺疼。“我执”就这样表演着,对“我”有用就刻意珍惜,对“我”没用就弃之不顾。而“我”又在哪儿?现在怕什么呢?是怕过斋受影响吧。过斋才知道,头不可垂太低,要有一定角度,不能用钵喝汤,这一来更具威仪,法在这里。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,就看如何用心。

    人生如棋,我愿为卒,行进虽缓,不曾退步。亲泽如是思惟。

    水边沙场安单,沙子很湿。这一夜风很大,师父吩咐使用塑料袋,躲在袋子里就像一个避风港。亲一师父给亲泽喷了云南白药,又贴了一张骨伤贴。时间不长颈部就可以小范围活动,角度不大,但可以躺下了。此次与无常的接触真实而清晰。珍惜当下,一切都是因果。“不积跬步,无以致千里;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。”

    睡在塑料袋里,一睁眼就快三点了,烦恼习气原来一直躲在一旁窥伺,你只要放松,它就有机可乘。去垢还需从当下着手,要有长远心,随缘消旧业,更莫造新殃。

    乞食刚要出发,师父说:“脖子上什么玩意?摘下来。”亲泽把骨伤贴撕下来,脖子好了。乞食回来亲印师父还问:“落枕了?”亲泽回答:“师父让摘下来,摘下来立刻就好了。”听师父话,时时放下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。

    跟亲藏阿阇黎一组乞食,有如沐春风的感觉,也为今年行脚乞食画了一个句号。过完斋即登车,装包与来时同,睡铺上下对调,平等不二。

    九月初二,十一点半车启动,沿行脚路线折返,侧躺车上看山路蜿蜒,想象着正法的种子会怎样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。

    九月初三,过斋于秦皇岛服务区,辛苦的还是护持居士。

    下午三点半,回到寺院,恩师带领弟子们完成了今年二时头陀行脚乞食。迎请场面刻画在脑海,令人震撼:幡幢在前引路,行脚队伍跟在师父身后,在庄严的本师圣号中缓缓前行,两旁跪满了迎请的人众。不时入耳的抽泣声敲击心坎,挚诚感人。

    行脚众人随师父搭衣,脱鞋进入大悲殿,师父做了此次行脚的结束开示。让亲泽想象中升起一个场景:“尔时,世尊食时,着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,于其城中,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。饭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”由此佛种播撒众生心中,无二无别。

    十几天的行脚,亲泽经历了人生中诸多个第一次。意料之外,也应该是意料之中,很正常、很自然,本该如此,只是自己以前不知。更多的是磨砺,是这一年多的沙弥生涯在实践中的检验。亲泽一路感恩,一路忏悔。

恩师带领僧团走过二十一年行脚乞食之头陀行,今年亲泽秉承师诲:“不看,不听,不想。”因为那都会自觉或不自觉的加入思惟因素,加入分别判断,那就不真实。从这一刻起,就要把头陀行融入自己的血液,化成日常行为,学会觉照,常自内省,形成习惯,变成自己的一部分。真正把戒律与威仪等视于生命一样重要。短暂的人生不容虚度,师父领进门,修与不修还在于自己,怨天尤人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 “破除无明方是信,放下我执乃为修。”到这里,行脚报告应该结束了,亲泽借用藕益蕅益法师的“十不求行”作为此次报告“无所求行”的结尾。也作为自己自今而后言行举止的指点、检验与鞭策,与大家共勉。

十不求行

(明)蕅益大师

一、念身不求无病。身无病则贪欲乃生,贪欲生必破戒退道。知病性空病不能恼,以病苦为良药。

二、处世不求无难。世无难则骄奢必起,骄奢起必欺压一切。体难本妄难亦奚伤?以患难为解脱。

三、究心不求无障。心无障则所学躐等,学躐等必未得谓得。解障无根障即自寂,以障碍为逍遥。

四、立行不求无魔。行无魔则誓愿不坚,愿不坚必未证谓证。究魔无根魔何能扰?以群魔为法侣。

五、谋事不求易成。事易成则志存轻慢,志轻慢必称我有能。成事随业事不由能,以事难为安乐。

六、交情不求益我。情益我则亏失道义,亏道义必见人之非。察情有因情乃依缘,以弊友为资粮。

七、于人不求顺适。人顺适则内必自矜,内自矜必执我之是。悟人处世人但酬报,以逆境为园林。

八、施德不求望报。德望报则意有所图,有所图必华名欲扬。明德无性德亦非实,以市德为弃履。

九、见利不求沾分。利沾分则痴心必动,痴心动则恶利毁己。视利本空利莫妄求,以疏利为富贵。

十、被抑不求申明。抑申明则人我未忘,存人我心怨恨滋生。忍抑为谦抑我何伤?以忍抑为行门。

      二〇一五年二时头陀行脚报告终。